第二千七百零三章 我怕死

  甚至那位医生还断言,周少哪怕清醒了,怕也会变成白痴。

  而且他那玩意儿更是被踩烂了,哪怕周少再有钱有势,也没办法在为周家传宗接代了。

  据,周少的母亲目睹儿子的惨状之后,直接心脏病发作了,也进了iu。

  周少的大伯则是怒火滔,直接将他那奢华无比的办公室给砸了,砸完之后还不过瘾,于是跑到医院去将院长办公室也砸了。

  砸完院长的办公室之后,依旧压制不住内心的怒火,差点将那断言他侄子就算醒来也会变成一个白痴的脑科医生给打成脑震荡了。

  妈的,敢我周家人是白痴?老子先让你变成白痴!

  与此同时,种种有关周少的道传闻,仿若那咸湿的海风,一下子就吹遍了凤凰市的大街巷。

  那一夜,早就禁止鞭炮的凤凰市的许多角落里,竟然响起了鞭炮的声音,至于那鞭炮何人所放,不得而知。

  而那一男一女在行凶完之后,手牵手,甜蜜且从容的离开了摩轮咖啡厅,竟然不知所终。

  接下来数日,凤凰市被警笛声彻底的笼罩着,所以进出凤凰市的道路,都有特警在巡视。

  但是哪怕黑白两道无数能人一齐出动,整个凤凰市几乎都要被挖地三尺了,一切侦查手段都动用上了,他们依旧没能找到那对行凶男女的下落,就好像他们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似的。

  更为离奇的是,他们竟然查询不到那对男女的任何有效信息,就好像他们是凭空出现的似的。

  他们甚至都不知道那一男一女的真正名字。

  他们只能查到,女的网名为梦,是一个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便积累了数千万粉丝的网红。

  这个网红经常在某app上上传自拍照炫富,向网友展示各种品牌一副包包,各种豪车,高档奢侈品。

  至于那个男的信息,干脆空白一片。

  更为离奇的是,这对男女进出高档奢侈品店所用的那银行卡,竟然属于凤凰市首富周大富的!

  而周大富,正是周那位在得知周出事之后砸了自己办公室以及院长办公室发泄怒火的大伯!

  周大富得知这种情况,那反应跟见了鬼没啥区别。

  周大富压根就不认识那一男一女,自然不可能将自己的黑卡交到那一男一女手中,供他们消费。

  专业人士研究了半,也不清楚那一男一女究竟用了什么高科技手段在那边刷高大富的卡,甚至都刷了上亿了,高大富竟然还一无所知。

  所以,他们甚至怀疑,高大富是不是有所隐瞒,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交易?

  这无疑更是让周大富再次暴怒异常,要不是警察拦着,他都要带人去将那银行给砸了。

  不管怎么,摩轮咖啡厅那场血案的发生,使得凤凰市很多人都睡不着觉了。

  警笛声彻夜不断,那阴暗的角落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紧张的行动着试图搜寻到某些有用的线索。

  让凤凰市变的罪魁祸首李泽道跟梦,此时却是悠哉的躺在郊区那豪华别墅那院落子里的游泳池跟前,品藏着最正宗的猫屎咖啡以及那精致可口的糕点,沐浴着清晨那极其柔和的阳光。

  当然,此时的他们已然换上另外一张脸了,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这别墅的主人是一位长年累月在国外做生意的富商,这别墅是他买给他在凤凰市的情人的,一个长相相当清纯的女学生。

  现在这别墅被梦给征用了。

  至于那个女学生,则被梦弄晕了,随手扔在那杂物间里。

  属于那个女人的所有东西,则全部被梦给扔了,包括家具等所有东西,一律换新的。

  她是高高在上的女神,神怎么可能去用这蝼蚁用过的东西呢?

  仿若一只慵懒至极的猫躺在那躺椅上的梦笑吟吟的扫了李泽道一眼,她身上穿着一套让人血脉喷张的金色三点式,暴露出大片的春光。

  在清晨阳光的照耀之下,非但没有丝毫的奢靡之感,反而还释放出几分洁白无瑕的幽光。

  李泽道也想不明白,这个女人明明放荡至极,她的那种骚源自灵魂深处,但是有时偏偏给人哪怕多看一眼都是亵渎的感觉。

  “道子,你还想拯救盘古域吗?”梦慵懒开口。

  这段时间以来,这个问题梦已经问了李泽道很多次了,她不停的在给李泽道灌输这样一个想法,此时的凡域已经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凡域了。

  盘古跟李泽道,凡域有你想用生命去守护的人,所以你想守护住凡域,所以给你个守护住四大域的机会。

  但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