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 海天之间

    最终, 赵一顾还是走了。:3.し

    走的时候和来的心情完全不同。

    本来看上去毫无特色的一个人,至少挟威而来时, 还有点高人的样子,如今这时而百感交集时而喜笑颜开的样子,简直和一个普通的中年凡人男子毫无区别了。

    不过庞脉脉倒是觉得比起以前稍微好点。

    她本来对赵一顾的感觉是厌恶和惧怕,恨不得用最简单的方法消灭了才好。

    就如同常人对一条湾鳄或食人鲨的感觉。

    现在惧怕没了, 厌恶还存在一些, 有点烦恼, 也有点又好气又好笑。

    估计谢橒心情比她更沉重些。

    他依然没有弄清楚母亲死亡的真相,而且如郭深等人有通天彻地之能, 竟然弄不清楚他母亲去世之谜。

    他依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

    谁都不知道他父亲是谁……

    谢橒的母亲不姓谢,给他取名叫作谢橒,那么他父亲肯定是姓谢的。

    然而九十九真人里头根本就没有姓谢的。

    难道谢橒是真人和化人的混血?

    可是即使谢橒的妈妈真的牛到不在乎真人公约, 和化人在一起了,然而真人和化人之间显然是有生殖隔离的啊!

    这似乎是无解之题。

    也难怪谢橒烦恼,难怪郭深王燕台等人百思不得其解……

    赵一顾从头到尾也没主动提过这问题, 谢橒估计也不好意思向刚认亲, 人品也不怎么好的舅舅询问母亲的私生活。

    赵一顾不太想离开外甥, 他甚至想带着谢橒离开,不过显然这有点妄想了, 一时难以实现。

    极磁岛上显然没人会欢迎他,他留下也没意思,这才依依不舍地走了。

    不过,他似乎哪里有些不同了, 好像振奋了起来,似乎身体里有什么火种被点燃了,跟谢橒唠唠叨叨说了许多他要回去整顿重建合一宗的想法。

    庞脉脉想,他大概是突然找到了人生的新寄托。

    赵一顾离开后,极磁岛上的诸人倒是松了口气,气氛都好了起来。

    启虚道君如今已经是自由身了,一切都变得不同。

    一位元婴中期的炼器大师,加入任何一个宗门都是栋梁中坚,即使是自己要开宗立派也不为过。

    对于九十九真人而言,一个有契约的化人元婴大师可能不算什么,再强也只是奴仆走狗之流,但是他现在无主,那就和月孚真君一样,不容小觑。毕竟,有不少九十九真人的修为也不过是元婴中期。

    真人无法钳制他,那就仅仅只是比真人少了一个长生而已。但是元婴中后期寿元八千,和长生又差多少?

    启虚道君向宁锐真君致谢,又问到他的打算。

    宁锐真君曾是谢橒母亲的化人,在谢橒母亲死去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恢复了自由身。这也是他这几十年在合一宗神出鬼没不太受赵一顾管制的原因。

    而赵一顾念及姐姐,也没有特别针对他。

    启虚道君问及宁锐真君的打算。

    宁锐真君说:“吾本奉少主之命在此地保护你们,略尽绵薄,现在事了,以后要何去何从,自然都听少主吩咐。”

    谢橒虽然一直比较喜欢装酷,但是对着母亲忠心耿耿的旧日下属,又曾经做过自己几十年名义上的师父的这位杰出元婴剑修,是十分客气的。

    他说:“不要再叫我少主了,家母去世时,你已自由,如今尽可随心所欲。”

    宁锐真君站起来。

    他背上背着剑,眼神锐利,须髯无风而动,突然走到谢橒面前,单膝跪下,沉声道:“吾愿重归门下,再结契约,请少主应允。”

    启虚道君和庞脉脉都动了容。

    忠心是一回事,把自己性命置于别人一念之间又是另一回事,启虚道君完全没必要这样做。

    启虚道君甚至流露出明显的惋惜,只是他也不便阻止宁锐真君而已。

    谢橒低头看着他,沉默了一秒,没有立刻扶他起来,而是同样凝声道:“我拒绝。”

    宁锐真君猛地抬头看他,眼神依然锐利,只是多了不少东西。

    谢橒的黑发黑衣在海风中飘扬不语。

    然后谢橒才伸出双手把他扶起来,同时沉声道:“如果你想要我的命令,那我的命令就是去继续修炼,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有朝一日可图大道!母亲已经死了,不再需要你保护,我的事,你也已为我做了太多了。”

    宁锐真君看着他,默默不语。随后突然弹指作剑吟,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