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第 50 章

    佛说,人这一辈子痛苦的源泉无非是“贪、嗔、痴”三毒。

    在没遇到阿茵之前,我的世界是灰暗的。

    记忆中存在的,只有父母无限的谩骂,以及父亲残暴的殴打……

    鲜血淋漓的往事我从不说给别人听,只是在炙热的夏天,穿着遮挡伤痕的长袖出门时,小伙伴们总会投来好奇又疑惑的眼神,那眼神让我无地自容。

    永远忘记不了第一次见面时,阿茵像是一个精灵般,粉色的裙子幻化成梦幻的光芒,她脸上的笑让我沉迷。

    从未想过会是怎么样,就这么的沉陷……

    仿佛是我生命中的一道光,从此让我心有所属。我的人生,从未主动去追求过什么,而阿茵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之后发生的种种,出乎我的预料,父亲虽然残暴,但我从未想过,我竟不是他亲生,而看到母亲与阿茵的父亲抱在一起时,我的心绞痛,不为别人,而是为阿茵,她那样一个要强的人,如果知道这一切,岂不是从天堂跌落地狱?

    之后的种种误解,怨恨,咒骂,我都未曾抱怨过,我已经是在地狱里待了十几年的恶人了,不差这么几天,而阿茵不行,一日一夜我也舍不得她去那肮脏的地方。

    她虽然恨我,但我却能在每个寂寞的夜晚感觉出她对我的依恋。

    怀里那小小颤抖的身躯,从此成了我咬牙坚持的动力。

    我与贺邢没有任何的感情,他对我没有养育之恩,反而让阿茵对我有着深深的误解与怨恨,跟随着,我也恨上了他,尤其是当他看阿茵的时候,眼里那浓浓的眷恋与他人的影子更是让我愤怒不安。

    小时候,无数的咒骂与鞭挞落在身上,我从没有害怕过,而他的眼神却让我害怕。

    于是,不敢离开……

    于是,彻夜守护……

    那个雨天,我永远忘不了,如果当时的我晚去一会儿,会不会让我终身后悔?

    还好,我的阿茵还完整的在我的怀里,可仇恨的种子却早已萌芽破土而出,当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指间蔓延时,第一次,我在贺邢的眼里看到了惧意。

    之后,便是母亲的苦苦哀求……

    她是个可怜的女人,我恨自己的无能,不能保护这两个脆弱的女人,再一次面临拳打脚踢,这一次,却是贺邢给予的,阿茵躲在角落里颤抖着哭泣,我抱着头看着她努力冲她笑,她却哭的更加厉害。

    那一晚,她没有在怨恨我,而是像是一个布娃娃一般任我将她抱在怀里。

    阿茵大了,她身上不再是那浓浓的奶味,而变成了桃花的香气,这香气让我着迷,如此,就算是陷进去一辈子又如何?

    渐渐地,我成长起来,所有的苦痛我都可以容忍,上层的压榨,贺邢的排挤,我都可以承受的,只要看到阿茵的笑脸。

    可终有一天,她也长大了。

    她对我,再也不是那样甜甜的叫“姐姐”,而是每一声淡淡的“姐姐”都会让我心力交瘁。

    我不知道贺邢用了何种手段维护了他在阿茵心中“好爸爸”的形象,我也不愿阿茵草率的相信了那些蛛丝马迹,还是那句话,无论多少委屈,只要她在天堂,我便快乐自在。

    若你愿让我变为一枚棋子,我便成为你手中的棋子,任你分配;

    若你愿我成为你的敌人,我愿像你展现那冷酷的一面,让你成长;

    阿茵,为何你不明白,只要是你想要的,一切的一切,我都可以毫无保留的给你。

    自小我就知道的,阿茵的美,不只会吸引我一人,她就像是太阳,炙热的燃烧着周遭的一切。

    可以前的那些追求者,我从未放在心上过,虽然隐隐会酸楚,但我明白,他们不过是过眼云烟,阿茵是不会瞧上眼的。

    直到一个叫沈烁熙的人出现……

    我开始慌张了,混乱了,看到阿茵在她身边开怀的笑,我的心像是炸开了一般疼痛。

    于是,坠落了,怨恨了……

    我在阿茵面前似乎离那个温柔的姐姐越来越远……

    可是我控制不住追随她的步伐,这些年来,她是我的信仰,是我追求一切的精神支柱,没有她,我不知道该如何坚持下去。

    后来的宋年年,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但却不是我想要的。

    她的一句:“放手吧,不要让贺茵恨你恨到骨子里。”彻底击碎了我的心,之后的酗酒,抽烟,种种……

    再次面对母亲失落的眼神,贺邢紧缩复杂的双眉……

    我已经没有精力去面对。

    眼泪不停地流,心痛到要死,阿茵,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