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不讲商德

  这些商会的股东老板们都拼命向周铭道歉,表示自己事先真的并不知道这些人是周铭国内的朋友,如果知道,就是给他们一万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这么做。

  “当知道这个事情以后,我们马上就急急忙忙过来了,我们十分严厉的训斥了办理这个事情的职员,并开除了他,希望周铭现在您能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们好好弥补自己犯下的过错。如果几位先生愿意的话,我们可以继续帮忙找买家,甚至我们自己花钱买下都可以,如果不愿意,我们也可以无条件退还货物,不用缴纳任何仓储费用……”

  这些股东老板们的道歉要多诚恳有多诚恳,而且不仅是态度,就连解决方案也都是相当优惠的。

  虽然之前王跃和石龙他们就知道周铭很厉害,但现在这个局面仍然再一次刷新了他们的认知,而且最让他们惊讶的,是他们根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周铭做了什么就能让这些商会的股东们怂成这个样子。

  这些商会股东都是来自各行各业,因此要逼迫他们就范,那肯定是要远比单一行业要付出更多的。

  王跃和石龙他们都这么想着,在这一刻他们都为自己之前对周铭的不信任感到羞愧,他们还以为周铭什么都没做,结果今这几个商会股东的态度就已经明了他们此前的想法是多么愚蠢。

  周铭能感受他们既感激又愧疚的眼神,也明白他们的想法,但周铭只想他们都想多了,他们以为这些股东是来自各行业的,因此自己如果要压服他们,就必须从各方面给他们制造压力,那自己在各方面的付出肯定远超想象。可事实上这是非常传统片面的生意思想,自己可是资本立身的,当然就是用资本的方法。

  什么是资本的方法?就是钱。

  简单来,唐人街里绝大多数人做生意都少不了要贷款,不管是唐家的核心产业,或者是其他唐人街上的商人,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作为唐家的掌门人,首要条件就是取得唐人银行的控股权。到底就是因为可以利用唐人银行的资金优势,来压服其他人不得不服从。

  现在的情况也是这样,唐人银行那边打了一个招呼,商会这些人就一个个这么积极的道歉和解决问题。

  周铭转头看向王跃和石龙他们,问他们是什么想法。

  “当然不行!”他们毫不犹豫的回答,“我承认他们的方案对我们是很有诚意的,可从他们嚣张跋扈的方式来看,显然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明这个商会内部存在很大的问题,也明被骗被坑了的同胞也不止我们几个,所以为了避免国外同胞的口碑遭到破坏,也为了维护外贸的稳定,商会必须得到重新整顿!”

  王跃和石龙他们的非常坚定,开玩笑,如果是在一个时以前,如果是在他们第一次来商会讨法的时候,商会这边能给出这样的方案,他们会很乐于接受,可是现在,当他们已经受到了周铭伟大理想的熏陶以后,他们这种补偿方案就明显不够看了。

  只补偿自己这一次的损失,和帮助周铭整合商会,建立起相对公平的商会渠道,毫无疑问是后者更香啊!

  王跃和石龙他们的配合让周铭非常满意,不枉自己请他们喝了半个多时的茶。

  周铭随后面向唐毅和几个股东那边:“你们都看到了,他们对你们的方案并没有那么满意,同样的,我这个人也并不是那么好脾气的,既然我这是第二次过来了,当然也不会像之前那么好话。”

  几个商会股东听周铭这么,整个人都一下子僵硬了,他们询问周铭想怎么样。

  周铭告诉他们:“就在刚才我萌生了一个想法,首先商会的存在是有必要的,但只是你们不行,那么既然你们不行,为什么我自己不接过来呢?所以我这次来是来通知你们的,我会在下周召开一次唐人街商会会议,召集所有的商会代表,整合现在市面上所有乱七八糟的商会,重新裁撤合并成为一个新的统一的商会组织……”

  不等周铭完,一个商会股东马上站起来问周铭:这是要裁撤了他们的商会?

  周铭点头表示他们可以这么理解,不过周铭还解释自己只是为了创建一个更加公平的商会组织。

  到时候华商商会将合并到一个新的商会中去,他们这些老板会象征性的保有一定的股权,但是对商会事务不会有一点决策权,只有按股权享有一定的红利分配。

  很快啊,听完周铭的话,这些股东啪一下就站起来了,他们指责周铭不讲商德,来攻击来威胁他们这些六七十岁的老头子,这好吗?这不好,他们也劝周铭要好自为之,不要搞这种聪明,华人在外要以和为贵,要讲商业道德,不要搞这种窝里斗。

  周铭也站起来告诉他们,自己并不是在和他们商量,而是在通知他们。

  周铭完就离开了,而这些商会股东们则在背后质问周铭是不是非要把他们逼上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