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一章 万家生佛毕胖子

  戚长发长剑脱手,穴道被点,浑身上下动也动弹不得,又是害怕又是愤怒,恨恨道:“好,我的乖女儿果然有手段,交了这等大有来头的靠山,深夜来此,难道不是啦杀人夺宝的?你杀我啊,快杀,快杀,干么不杀?”

  戚芳身体晃得越来越厉害,喃喃道:“我怎敢杀害爹爹?”

  戚长发大叫:“你假惺惺的干甚么?这是一尊黄金铸成的大佛,你难道不想独吞?你和狄云那小贼悄悄偷了剑谱藏起来,难道不是想独吞宝藏,却来装什么好人?你和万圭那小贼做了夫妻,就又把剑谱先给他们,带了万震山来这里,难道不是图谋不轨?江湖上父子残杀,师徒反目,我不杀你,你便杀我,那有甚么希奇?你为甚么不杀我?你来杀我啊?”

  他高声大叫,声音中充满了贪婪、气恼、痛惜,那声音不像是人声,便如是一只受了伤的野兽在旷野中嗥叫。

  戚芳神色凄苦,哭泣道:“我不是……我得遇大难,险死生还,只是为了与爹爹重逢……绝非贪图宝藏……”心里又是绝望,又是悲伤,已经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却来装好人!”戚长发冷笑,“这是金佛啊,黄金几万金,谁不想要?这世上还有不爱钱的吗?”

  戚芳身体摇摇欲坠,看着已经彻底陷入疯狂的父亲,已经彻底说不出话来。

  万震山却猛然浑身一震,看着窗外尖声惊叫起来:“他们!是他们!他们来啦!”声音中充满了恐惧!

  “还是你精明。”门口一声长叹,一个衣着不甚得体的胖子排门而进,左边超级大个,右边沉稳老汉,前有妙龄美女,后有憨厚少年,最后还有个中年美妇,怀里抱着个孩子。

  这胖子一路行走带风,一路唉声叹气,“可是你这么精明,怎么还想不通,都没几天活头了,还非得趟这趟浑水不可?”

  万震山一见这几个人就知道完了,浑身颤抖,满脸恐惧,眼睛一闭,一句话都不敢说了。戚长发这才想起这些人在门外表现出来的恐怖身手,嘶声叫道:“你们是谁?”

  “我们是谁不要紧。”毕晶长长叹了口气,“要紧的是,你干的这叫什么事啊!”

  母老虎和黄蓉一进门,就紧走几步到了戚芳身边,轻声安慰着她。戚芳满腹委屈,猛地抱住母老虎,肩膀一上一下不停耸动着,呜呜哭出声来。

  毕晶看着戚芳哭出来,知道应该没有大碍,这才松了口气,看着戚长发气不打一处来:“可怜你女儿啊,一心牵挂着你!你知不知道,但凡你刚才有一丁丁点父女之情,你就不会这这个结果你知道吗?”

  说着恨不能在戚长发脑袋上凿个十七八下,恨铁不成钢道:“可惜啊!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我说你怎么就那么财迷心窍?金银财宝就那么要紧?”

  “说得好听!”戚长发估计是彻底疯了,居然忘了这几个人是何等武功,大声反问,“难道你们来到这荒僻之地,不是为了金银财宝?这佛像中空,原本理应藏有重宝,现在却空无一物,难道不是你们拿走了?”

  毕晶大奇,斜着眼打量着戚长发:“咦?原来你也很聪明――对,是我们拿走了,怎么样?这几万斤的大佛像,要不是实在太重,时间又紧,我不弄走也得换个铁的,让你们空欢喜一场,连个屁见不到――你又能怎么样?难道你想抢回去?难道你觉得你能打得过我们这里任何一个?”

  戚长发和万震山都浑身一震,显然想起眼前这些人那神妙难当的武功,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黄蓉和母老虎听他信口开河,不由没好气看着这个胡吹大气的怕胖子。

  戚芳哭泣渐渐止歇,深吸一口气,摇摇头道:“算了,毕大哥,别跟他们多说了。咱们走吧……”

  说着从黄蓉手里接过空心菜,转身往外就走。空心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看得出来戚芳神色凄苦,只是紧紧抱着妈妈。眼睛在万震山身上转了几转,脸上露出恐惧的神情,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团,抱得更加紧了。

  看着戚芳略显平淡而决绝的表情,毕晶叹了口气,这是对戚长发彻底死心了。一天之内,先后被公公丈夫杀,又被亲爹杀,对于任何人而言,这都是难以承受的打击。难得的是,这个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