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七十五章 结余

  如今,谁都知道聚宝城是块大肥肉,消息一扩散,主动来找无极殿洽谈的商会,多如牛毛。而许易万万没想到的是,胡四风竟也找了过来。

  两人的关系极为复杂,说仇人算不上,说朋友更差得远,勉强算是一对冤家。

  胡四风显然是不好意思,许易在正殿接见的他,胡四风连喝了三杯茶,才将来意说明,说完便又开始倒茶了。

  原来,他此来竟是代表胡家,希望能让胡家名下的凤凰会也加入到管事会中来,至于许易欠胡家的那几万玄黄精,可以抽出一部分占股,剩余的,可以延长还款期限。

  总之,胡家是有诚意的,愿意给遂殿主提供最大的方面。这些话,胡四风几乎是咬着腮帮子说出来的。

  他也是被逼得没辙了,不然他万万不会到此。他胡某人就不要脸么?

  本来是此间主人,现在混成了客人,还要舔着脸来找曾经的对手走门路。

  最最恶心人的是,他在无极殿殿主的位子上,一筹莫展,这遂杰才走马上任,便立时洗刷困局,折腾出个聚宝盆来。

  这般结果,岂非越衬得他胡某人无能么?

  许易道,“若是旁人来说情,我必定不允,但既是胡兄说话了,这个面子我无论如何得卖,不过,这样的琐事,我觉得不该胡兄来操心,胡兄回去让胡家派个下人来吧。”

  胡四风心中舒了口气,暗道,这混账倒也不是一味翻脸不认人。

  “对了,胡兄,前番是谁去一文阁递的话把儿,我到今天都没想明白。”

  这事儿,许易一直挂在心里。

  当时,一文阁的李义出现得极为突兀,但他自己没有招呼过李义,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胡四风在一文阁有过借贷。

  但李义出现的时间点卡得太巧,对这突发的情况,若不能彻底掌握,他会非常的没有安全感。

  胡四风道,“换作平时,我也就不说了,既然到这份上了,我也还你个人情。是正一天王府的人下的手,显然,是奔着让皇道天王府更混乱的目的去的。”

  “我算是看明白了,哪里都不是净土,都说南天庭内部浑浊不堪,我看这邪庭也差不了多少。这样的是非之地,勾心斗角所在,也只有你们这样的人能玩转,罢了罢了,不提了。”

  听胡四风这么一说,许易立时找到根脚了,暗暗感叹,自己欠这长安君的人情,倒是越来越多了。

  “行了,正事已了,我不打搅了。”胡四风落寞地挥手,离开了无极殿。

  目送胡四风离开,许易含笑道,“倒是个认赌服输的家伙,还真不惹我讨厌。”

  荒魅传意念道,“你这是何苦,前些日子不还打生打死么,现在怎么转了性了。”

  许易道,“我和他本无仇怨,撞到一处,也不过是因利而起,他如今输得清洁溜溜,但总算是认赌服输,我又何必赶尽杀绝,无非是卖个面子的事儿。老荒啊,做人一点要有格局,睚眦必报是要不得的。”

  “呕。”

  荒魅觉得自己喝了一口沤臭的湖风,恶心得厉害。

  随着时间的推移,聚宝城的热度彻底吵起来了,整个管事会的成立,引得各方瞩目,连皇道天王都被请动了,为一家商会打了招呼。

  至于其他的招呼,就更多了,不说别的,皇道天王府辖下的几位殿主,有超过一半,派心腹来过了话。

  许易分明记得自己走马上任时,这些殿主们宛若没有他这个人,连个道贺的使者也没派来。当然,他也不怪人家。

  谁要是翻翻他的履历,都得对他的升迁之旅生出强烈的嫉妒来。好在,许易本来就打算做大锅饭,各人的面子,他都兼顾到了。

  到了约定之期,聚宝城风暖厅,足足聚上百号各家商会首脑。

  许易把早就拟好的规章发布了,场上顿时一片嗡嗡。倒不是许易心黑,要价太高。

  此番,他的筹算还真不是一口吃个胖子,而是存了长远之计,宁愿舍财交朋友,给出的价钱,极为公道。

  这帮人嗡嗡是觉得自己抢到的股本太少,话语权不够。对此,许易早想好了应对办法,他将话语权转给了佟掌柜,由他说出解决之道。

  做老了商会的佟掌柜立时就拿出了办法,选举制加轮庄制,轻而易举地解决了问题。

  这些都是细枝末节,许易并不关心,他关心的是此番折腾这管事会,所得的收益。

  总计得了十六万余玄黄精,除去所有的外债,分润给下面人的汤汤水水,他能落下四万左右。

  对这个结果,他是满意的。

  虽说,聚宝城的管事大权缴了出去,可兵权在握,又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