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同样出手的弥勒梵主坐在龙华宝树下,梵音自枝叶上飒飒然而落,垂若宝轮,高高悬空,映出这位梵门大能的肉髻、胖脸和伟岸身姿,他右手下垂,捏未来星宿之轮,左手臂半横,倚为卜卦,正在推演刚才光怪陆离的魔气。

  叮咚,叮咚,

  魔气在脚下的枝叶上碰撞,晕开不同的涟漪光轮,玄色幽深,不见其底,蕴含着来自于恶念渊海的深沉,阴森恐怖。不计其数的人影,或是混乱,或是杀戮,或是哀嚎,或是沉沦,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红尘,有仙道,应有尽有。

  叮咚,叮咚,叮咚,

  光轮倏大倏小,在地面上跳跃,里面传出的魔音横贯时空,往来于古今中,充塞于所有。

  “咄!”

  弥勒梵主看了一会,宝印一收,所有的魔气倏尔一敛,重新入了掌中的未来星宿之轮,只是缥缈无踪,来往无形,拿捏不住。

  孔雀大明王坐在对面,顶门之上五色庆云高举,现出金身法相,头向东方,白色,着白缯轻衣。头冠、璎珞、耳珰、臂钏,种种庄严,乘金色孔雀王,结跏趺坐白莲华上或青绿花上,住慈悲相。他驭使真身,眸子中激射五色,看着人间界上浮界空上似有似无的吟唱,圈圈层层,层层圈圈,倏大倏小,变幻无方,难以测度。

  好一会,孔雀大明王菩萨收回目光,用斩钉截铁的语气道,“上次跟我交手,要么是恒元魔主隐藏实力,迷惑我们,要么是他最近才突破的。”

  孔雀大明王菩萨说完,顿了顿,剑眉一轩,有一种锋芒和自信,道,“我认为恒元是最近才突破的,在西牛贺洲,他对上我,不可能隐藏实力!”

  孔雀大明王菩萨是骄傲的,他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决然的自信,在西牛贺洲,在自己的主场,没有人能够在自己的攻势下隐藏实力,即使对方是天地间第一尊魔主也不行!

  “嗯。”

  弥勒梵主点点头,表示赞同,他手中的未来星宿宝印转动,推演自己和恒元魔主交手的过程,然后缓缓吐出一口气,道,“恒元魔主这个天地间第一魔主真的匪夷所思,根据他出手来看,恐怕在诸天万界这样的现世也几乎有不亚于大罗的层次了。”

  “大罗层次。”

  孔雀大明王菩萨坐直身子,眸子中的五彩光华更为厚重,恒元魔主再是了得,按照这个时间点来讲,他肯定会受到现世天道的压制和排斥,但有了大罗层次,即使力量稍弱,也能够翻江倒海。

  “西牛贺洲是越来越热闹了。”

  弥勒梵主跌坐在宝树下,枝叶金黄,倒垂而来,和他顶门庆云上宝幢之相交晕,照出他的三千未来星宿大世界,他身上的气机节节攀升,直冲日月,声音平静,道,“且看他们能否反了天!”

  天庭,大殿前。

  玉阶栏杆外,正有假山嶙峋,其霜白如雪,纯净无暇,在上面,雕刻出口子,状若莲花开,从花蕊之上,激射喷泉,落到池中,飞珠溅玉,洋洋洒洒。

  神霄真王静静而立,不知何时,周匝下起雨,刚开始之时,淅淅沥沥,须臾后,如同牛毛一样,络绎不绝。真要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不是普通的雨,而是雷霆中的最精华,剔除了所有的毁灭之意,只剩下最为纯粹的生机。这样的每一缕雨光,蕴含的生机和精华爆炸,天地间的灵丹妙药都比不上。

  神霄真王看到真武大帝出手,被梵门的观自在大菩萨拦下,又见到李元丰的心魔之主,也就是诸天万界大能眼中的恒元魔主出手,在观自在大菩萨和弥勒梵主的夹击下从从容容拨动乾坤,把天魔送入到了人间界上浮的界空,不由得冷哼一声。

  有这样的区别对待,并不是说真武大帝在西牛贺洲发挥出的力量逊色于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恒元魔主,而是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天地间第一尊魔主恒元魔主肆无忌惮,不理梵门的人,想出手就出手,真武大帝身为天庭的帝君化身之一,得考虑天庭和梵门的关系,不能够太过强硬。现世大能,背后都有大势力,一举一动,在绝大多数时间内得遵守彼此间的规则。

  “也拦不住太久。”

  神霄真王背后浮现出大片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