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1章 设立董事局

  罗世荣坐在会客室里喝着茶,看起来心情还不错。这一次来京,再一次让他感受到了,郑希前对他的重视,不然也不会把他跟沈川的谈判地点,安排在这里。

  “啪啪啪!”

  会客室的门被轻轻敲响,紧接着于文博推门走了进来:“罗先生,沈先生到了。”

  随后,沈川走了进来,上手抱拳,满脸灿烂的笑:“罗生,久仰,早就想拜访您,可一直没有时间。今借着郑老的地方,跟您见面,真是三生有幸。”

  诧异的神色在罗世荣眼里一闪,在他想来,沈川年纪轻轻就有了如此成就,肯定是目空一切,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可没想到的是,沈川这么年轻,穿着也很普通,但身上的气质却非常出尘,儒雅而又内敛。不但没有他想象中的年少轻狂,反而姿态放得还有些低,这让他的眼角一跳,不禁心生警惕。

  罗世荣心思电转间,脸上露出笑容,起身跟沈川握了握手:“早就听沈先生年轻有为,今日一见,比想象中的还要年轻,果然名不虚传。”

  “什么名不虚传!”沈川谦逊的道:“就是运气好,赚了几个钱,太虚。不像罗生您,叱咤商界半生,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打下了现今一片江山,根基稳如泰山。”

  罗世荣微笑着摇摇头,姿态也放得很低:“一步一个脚印倒是不假,但商场风云变幻,谁也不敢保证一辈子都站在峰顶不跌落。从古自今,那些有名有姓的豪族巨贾一夜间大厦倾倒的例子太多了,数不胜数。”

  两个人坐了下来,气氛相当融洽,就好像几十年的老朋友一样,谈着世界局势,上个月美对华实行贸易制裁,中国加入后的政策,以及今后内地和香江房地产的发展。

  随着谈话的深入,罗世荣就越加的震惊,沈川的知识面非常广,每提出一个问题都很有针对性,而且非常尖锐,直指问题核心。当沈川出自己的见解和看法的时候,又让他有一种拨云见日的感觉,这让他明白,沈川能有如此成就,绝不是侥幸。今后尽量不要与此子为敌,如果实在无法避免,那就要尽全力的把此子钉死在地上,不能让其再有站起来的机会,不然罗家将会陷入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中。他不怕,但他年纪大了,一旦他不在了,他可不认为,自己的三个儿子,能是此子的对手。

  “沈先生!”一个多时过去了,沈川一直稳如泰山,罗世荣不得不先把话题引向正轨,再等下去,这里都吃午饭了,“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对罗世荣的明知故问,沈川只是笑笑:“我们之间没有误会,更没有恩怨,之所以发生这么不愉快的事情,其实都是川禾实业总裁曹楚珍的个人行为,她也是为了报复您手下一个叫……叫什么来着,好像姓陈……”

  罗世荣嘴角抽搐了一下,个人行为?曹楚珍是川禾实业总裁,她针对恒远发起了价格战,如果没有你这个老板的同意,怎么可能。而且在拍卖会上,你一怒为红颜都传遍了整个香江,你居然是曹楚珍个人行为,你还要不要点脸。

  可没有办法,虽然这事儿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又不能拿到明面上来,毕竟有些龌蹉的事儿出来,他脸上也没光,只能装聋作哑。

  “对!”沈川拍了一下大腿,“想起来了,就叫陈德辉,曾经是曹楚珍的男朋友。本来男女朋友谈恋爱,分分合合的很正常,可这个陈德辉太不是东西,简直是个人渣。欺骗曹楚珍好几年的感情不算,被捉奸在床了,还对曹楚珍纠缠不清,见无法挽回,就利用自己的社会地位和人脉,阻止任何企业和公司聘用她,要把她赶尽杀绝。本来我要处分曹楚珍针对恒远发起的价格战,但听到她的讲述,我就默认了她的行为,而且我跟她,只要陈德辉在恒远一,价格战就打下去。”

  罗世荣没有话,脸上也看不出什么表情。

  沈川叹口气:“罗生,我实在想不明白,这个陈德辉人品这么差,而且能力也并不算太出众,您为什么宁可付出巨大的代价,也要保他呢?我句玩笑话,您别生气,如果他是您的私生子,我完全可以理解,我也会尽力劝解曹楚珍,放下这段恩怨。毕竟日子还要过,谁也不能一直活在仇恨中,可他是您的私生子吗?”

  罗世荣脸色一变,瞬间就恢复了正常,但却没有逃过沈川一直盯着他的双眼,那一瞬间的变化,让沈川的眼神闪了闪,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

  罗世荣道:“我有三个儿子,还有两个女儿,怎么会有私生子。既然到这了,我女儿今二十六,应该比你大两三岁,正在哈佛读博,她很漂亮,有机会我给你们介绍介绍!”

  罗世荣的语气好像是在开玩笑,但沈川注意到,罗世荣脸上的表情还有那么一丝认真,这老东西不会真想招自己当女婿吧。

  沈川笑了笑,双手一怕大腿,站起身:“不早了,该回去了,我可不想留在这里吃饭,一点油水都没有,太他妈的难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