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一八章 另一片天空下

    夕阳的余晖下,尼古拉的身影出现在地平线的尽头。那沉重的脚步踏在地面上发出连串如雷般的闷响,身后留下了一道滚滚烟尘,风驰电掣般向这个地方射来。

    韩进静静的站在山巅上,默默注视着逐渐接近的尼古拉,这一刻,他的心态很微妙,没有即将手刃强敌的兴奋,浮现在心中的,是一些遗憾,还有一点淡淡的怜悯。

    抛开尼古拉的是非功过不谈,即使连韩进都不得不承认,尼古拉绝对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堪为一代枭雄,或许假以时日,尼古拉真的有机会推开最后那扇大门。

    然而,这一切都将要结束了,尼古拉心里也应该很清楚,他此刻踏上的,是一条死亡之路。

    这也是韩进欣赏尼古拉的原因,明知必死,却仍旧一往无前。

    但。这不代表尼古拉是不知进退的莽夫,否则也不会有三年之约的出现。不过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愿意付出一切去守护的东西,所以,尼古拉来了。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终于,尼古拉在距离韩进数十米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从他身上看不到丝毫长途跋涉的痕迹,鹰隼般的目光依然锐利,只是在眼底深处,依稀能够看到一抹挥之不去的疲惫。

    “我似乎来晚了。”短暂的沉默过后,尼古拉开口说道,嗓音有些低沉。

    “不晚,是太早了。”韩进微叹道。

    “太早?”尼古拉笑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讥讽之色:“击败了权天使阿尔法的你,越来越意气风发了,呵呵……你真的以为已经把世界踩在脚下了?!”尼古拉当然听得懂韩进的意思,太早了,就是指他的驰援没有多大意义,改变不了任何结局。

    “尼古拉,你不应该这样浮躁的。”韩进轻声道。

    尼古拉就象一支蓄而待发的利箭,他的神态、他的话都具有一定的攻击性。这不算什么,换成其他人处于尼古拉的境地,表现得肯定要比尼古拉更张扬,甚至是歇斯底里的疯狂,反正已经要死了,为什么不疯狂一次?!但,以尼古拉的阅历和能力。他不应该如此浮躁,只能说,他的心态已经有些失衡了。

    反观韩进,始终屹立如山、沉静如海,就算尼古拉话中的讥讽味道再浓厚一些,也不会对他造成影响。

    有些东西,往往建立在不可动摇的信心之上,韩进会怜悯尼古拉,不在意尼古拉的挑衅,只因为他拥有必胜的力量。

    尼古拉沉默了许久,再一次开口说道:“你杀了帝摩斯?”

    “没有。”韩进笑了笑。

    “哦?”尼古拉的嘴角抖了抖:“我想再看他一眼。”

    “打败了我,你自然能够看到。”韩进淡淡的说道。

    “好!”尼古拉口中轻描淡写的说着话,然而一出手却是雷霆万钧,一道足有尺余宽的剑芒横跨数十米的距离,瞬间就劈到了韩进身前。

    尼古拉的速度快,可韩进的速度更快,不知何时韩进手中已经多了一柄偃月长刀,紫光闪烁中,与剑芒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轰然巨响声中,剑芒被紫光劈得粉碎,而第二道剑芒已经逼近韩进的前胸。

    尼古拉要运用全力。才能一口气接连释放出十余道剑芒,而韩进却在轻描淡写的挥动着手中的偃月长刀,虽然他的动作看起来舒缓而随意,可偃月长刀已化作千万道残影,只在瞬息之间,尼古拉释放出的剑芒已全部被绞碎。

    “你的力量确实要比以前强大得多,不过……”尼古拉抬头看向韩进,满眼都是熊熊燃烧的战意,“我还是想试试!”

    话音未落,尼古拉便大步冲向韩进,虽然早已把先知之剑送给了韩进,但对他这种级数的强者来说,有没有武器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湛蓝色的剑芒如同倒泻的银河般席卷向韩进,剑芒所过之处,平坦的地面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韩进依然是不躲不闪,一刀迎了上去。双方的招式都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似乎有着某种默契。

    轰……紫色的刀锋与蓝色的剑光撞击在一起,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巨响,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以两人为中心,向四周迅速蔓延开去,伴随着的还有冲天而起的尘浪,成片的草丛被连根拔起,漫天的树叶草茎卷向四方,恍若壮观的沙暴。

    片刻,当一切重归平静后,尼古拉已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他的右手自小臂以下的部分完全消失不见,创口处淋漓翻卷的血肉看起来格外的触目惊心。鲜血不停从断臂中涌出,挂成几条血线,不停滴落在地面上。

    韩进的天道只一击,不止粉碎了尼古拉的剑芒,更击溃了尼古拉的星空领域,给尼古拉造成无可挽回的重创!

    尼古拉似乎感觉不到痛楚般,看都不看自己的断手一眼,依旧如标枪般挺立在那里。

    韩进-->>